ONELs

用我自己的方式去对待我所喜欢的东西(微博:瓜西西滴答)

人在不断地轮回,而信仰一直存在

   轮回是生命体生死相续,没有止息。世间的万事万物如轮如动,周而复始,没有穷尽。这部纪录片没有任何人类的语言,却以丰富的镜头以及动听的音乐诠释了轮回的意义。

  世间的万事万物都是一个不断创造、不断毁灭的过程。佛教的唐卡,由人类亲手制作而成,复杂的图案、繁华的色彩都源于人类之手。机械也是由人类创造而成,形状多种多样,用途广泛。然而这些创造于人类之手的东西,最终也毁灭于人类之手,他们的消逝像是对创造者的一种报答。导演将事物不断创造,又不断毁灭,周而复始的过程展现在观众的眼前。世界上的很多东西犹如唐卡上的沙,一旦被毁灭,绝不留任何痕迹。

   从最原始的村落到最繁华的城市,让观众看见了时间与民族文化之间生生不息的联系。被民族文化禁锢的土著人、被监狱束缚的犯人、生活在繁华城市背后的贫民窟的贫民,他们被外界所遗弃,失去了属于自己的自由与尊重,被无形的文化与制度所制约。为观众展示了繁华世界背后的人类的真实生活状态,而他们那一双双眼睛望着遥远的地方,渴望而又绝望的眼神深深的烙在了观众的心里。然而新世纪人类的生活是机械化的。在工厂,工人们重复做一件事,始终重复着一个动作,将这种被操控的生活状态展示在观众的眼前。行为艺术家为观众展示的是因生活压抑导致的扭曲的生活状态,非常压抑,让观众有身临其境的感觉。人类所圈养的牲畜,被人类无节制的索取,在为人类做出贡献后,依然逃不过死亡的命运。这些给观众带来的不仅仅是震撼,更是深深的思考。

  南北朝的三八线,分隔了两地的文化,也是死亡之线。两个国家之间的隔离墙,隔离的是两国的人,隔不开的却是一种精神及对信仰的追求。机械化的生活是一个没有信仰的世界,与之相反的是在清真寺的周围人山人海,人们围绕着清真寺缓慢而有序的朝同一个方向前进,像缓缓转动的圆盘,让观众看见了轮回的轮廓,人们同时跪、站,是宗教的力量,更是信仰的力量,让观众为这种精神所震撼,为观众阐述"人在不断的轮回,但神圣的信仰却一直存在"的道理。

  轮回是万事万物的不断创造与不断毁灭的过程,人亦是如此。

@猎影人  @LOFTER话题君

勇气是奇迹的另一个名字

  赤壁之战是中国历史上以弱胜强的著名战役,与之相似的战役-韩国的鸣梁海战,同样讲述了一个以少胜多的故事。

  本片以李舜臣为主线,塑造了一个临危不乱、机智、善良、勇敢的将军形象。当李舜臣12艘军舰面对敌军的300艘军舰时,他向士兵展现的不是恐惧,而是一种镇定。他内心恐惧的是敌人比自己多出十几倍的军舰,而敌军恐惧的则是李舜臣曾打败过他们的事实。主舰的士兵因与敌军战斗发出惨叫声,眼中露出的只有绝望,李舜臣利用地理环境并以身试险,在他九死一生,站起来的那一瞬间,士兵、平民为他欢呼,他让大家看见了希望,给了他们力量和勇气,做到了将恐惧转化为勇气,并使落后的士兵发生转变,他们曾因恐惧而向后退缩,而李舜臣给了他们希望和勇气,使他们充满力量向敌人进攻。李舜臣为下属包扎伤口,使他的形象进一步升华,在战斗中,没有等级关系,他将下属视为与自己同等的人,他们同为保卫国家的子民,每个人的生命都有价值。李舜臣超强的领导能力和坚韧不拔的勇气,都成为了他创造奇迹的必然因素。

  与李舜臣形成对比的是有"日本海贼王"之称的将军,他作为一个反派角色,必然少不了凶狠、残忍、无情。当他的军队陷入绝境无人增援时,他展现了他英勇的一面,冲上李舜臣的军舰,却被箭射成一只刺猬,在他命悬一线时,嘴里念着李舜臣的名字,向李舜臣攻击,这个名字使他恐惧,而真正使他恐惧的是勇气。

  在灰暗的战斗画面里,巧妙地安排了一段极具色彩性并使人潸然泪下的故事。俊勇因被日军拆穿卧底的身份,失去了自由。在他生命即将结束时,拼尽全力让岸上的哑妻帮助他拯救同胞,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去换取主舰的存活。他的哑妻站在石山上含泪挥舞着红裙,为画面增添了色彩,那是希望的颜色,是爱国的颜色。他们为了祖国,不惜牺牲小我成就大我,他们不仅仅代表着自己,也是代表着为国牺牲的那一类人。

  无论是为国捐躯的俊勇、牺牲小我的哑妻,还是反派的日本海贼王,他们都具有一种勇气。用勇气创造奇迹的李舜臣,他既是一位军事家也是一位预言家,他说"仇恨还在延续"。而最后他与儿子走在绿草地上时,绿丛中间带着红色,犹如平静中带着不安与仇恨。李舜臣向着军舰走去,带着他的勇气,创造下一个奇迹。
@猎影人

一个女孩的故事

     这只是一个短短九分钟的短片,却呈现出了一个女孩的故事。她讲述着她自己的故事,却似乎还保留着一些秘密。
     
     短片的开头运用全景镜头,借助全景镜头交代不同的与人物动作相呼应的空间环境。展现出一个我们不知道她的相貌与穿着的女孩在空旷的草地上边唱着歌边跳着舞。从她唱的歌词可以看出,她曾经历过什么挫折,现在已经变得坚强。从她欢快的舞蹈可以看出她一定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而空旷的草地却让她显得有些孤独。
     
     一个近景镜头让女孩开始讲述她的故事。
     
     看见一个小孩子和妈妈购物,小孩子试图提起一袋物品,可是她太小了。这个画面让女孩想起了自己的童年,她的眼神中透露着她对童年的怀念。童年的时光是美好的,没有烦恼,没有任何东西的掺杂,一切都像是被雨水洗过的那样干净。
    
     她和她的朋友在车上欢快的唱歌,她并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即使她与男友分手后,她依然拥有她的朋友,让她不会觉得孤单。现实生活中亦是如此,很多人在与恋人分手后,都会意志消沉一段时间,而这时候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往往是朋友,朋友不会让自己觉得孤单。
     
      "我们的国家队总是输球……现在他们已经没有一点信心了他们胸腔的热血已经冷却……德国人总是赢我们,因为他们总是斗志昂扬。"这是女孩对国家队的看法,也是批评,更是对所有没有信心、没有斗志的人的批评。一个人如果在遇到挫折后就失去了信心与斗志,那么他将会永远被别人打败。只有在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并勇敢的面对挫折,才能使自己斗志昂扬。

     女孩最后扔掉的不仅仅是一个孩子,而是连同过去的烦恼和痛苦的记忆一起扔掉,让它们随着河水漂走,然后开始她的新生活。

      短短的九分钟,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女孩的坚强,就算遇到了挫折,可生活依然要继续,何不扔掉过去的痛苦,然后开始新的生活。何不重新拾回信心与斗志,让自己变得更坚强。

渡人渡已,彼岸在心中

     这是一部喜剧,用喜剧的形式去呈现人生中那些低落、迷失的阶段,导演希望这些人被摆渡后,依然笑对人生。
     影片由鬼才导演王家卫监制,很少有人能看懂他的电影,却又很喜欢这种独特的风格。在《摆渡人》中,出现了很多王家卫风格,难免会使人想起他的《堕落天使》。这两部影片都是以人物旁白来推动故事情节的发展。在色调上,都以暖色调为主,暗黄又温暖。但在两个镜头中,用到了黑白色,在毛毛第二次离开后,管春站在饼店前,黑白的画面,凄凉的环境,衬托出管春内心的失落,但他的内心始终坚定。这里所运用的黑白画面,象征着管春与毛毛新的开始,也暗示着管春低沉的生活即将过去。
     过多的背景音乐,也成为了一大特色,对经典老歌的运用,去俘获观众的心灵,博取观众的眼泪,具有一种强迫性,去指引观众的感受,也是在告知观众这里情节的重要性。在管春去见毛毛时,他的出场与《堕落天使》中黎明的出场颇有相似之处。在人物出场时,用背景音乐去表现人物内心的波动,用风去增强人物的气场,管春会自带一种喜剧的效果,而黎明给人带来的是无情与冷漠。在《摆渡人》中,色调与音乐的作用不仅仅是为了衬托片中人物的内心,更是为了给观众内心的一种温暖,一种慰藉。
    酒吧作为电影中摆渡人的主要场所。在现实中,酒吧是杂乱的,是堕落与发泄的地方。而在电影中,却是有条不紊,具有拯救意义的场所。影片中的酒吧,暗黄、昏沉,看似杂乱实际整洁,让观众看到了印象之外的酒吧。在酒吧中,对于暗光的运用,温暖却不压抑。陈末与何木子在酒吧相识、相爱,他们靠在一起,何木子的冷艳与陈末的幽默形成对比,抑制性打光出现在何木子脸上,相对柔和,光线较足,更加突出何木子的表情。而低调打光出现在陈末的脸上,光线稍暗,便于他隐藏笑容。马力在酒吧复出,强烈明亮的光线从他的头顶照下,而在台下的小玉周围是暗光,他们两人光线的不同,形成强烈的对比,也暗示着两人之间的距离之遥远。看见到达彼岸的马力,小玉笑了,马力找回了自己,小玉比任何人都要开心。
    摆渡人,摆渡他人,摆渡自己。陈末陪小玉的整个过程中,往事跟着重现。陈末来到十年前何木子所在的楼梯,对楼梯以及陈末脚的特写,用脚步的沉重去表现他内心的沉重,回忆油然而生。陈末看着小玉就像看见十年前的自己,他以旁观者的视角去看"自己",露出了笑容,"嘲笑"中略带沉重,这与他站在船上的笑容有些不同,在船上的笑,是释怀的笑,是轻松的笑。这也是他内心中真正的释怀,在摆渡他人的过程中,也摆渡了自己。
    关于彼岸,它是否真的存在?陈末走去的方向散发着白色的光芒,意味着他即将迎接一个新的开始,我们不知道他会去向哪里,彼岸是不存在的,那是一个没有尽头,只有路口的地方,只有选择努力地向前走。以船回归主题,暗示着彼岸的存在,摆渡他人亦是摆渡自己,没有什么会过不去,船漂泊久了总会靠岸,人跌倒了总会站起,回忆站在背后,不能抛弃,那就拥抱。